为什么这么容易受到蛊惑,韩国电影敢于直面历史

“但是那些人,那些冒死把人往死里打,利用暴力把政权拿到手的人,跟他们讲美国式的民主主义,他们能听吗?”

1978年,只有高中学历的宋佑硕(宋康昊
饰)通过多年的艰苦努力,终于通过司法考试,成为一名法官。他敏锐地从最新政策中嗅到商机,很快转行成为一名律师,成立了个人事务所,以专业不动产登记业务起家。虽然被同行讥讽为随时随地派发名片的夜店小弟,但佑硕不以为忤,一步一步朝着心中的目标迈进。他依靠赚来的钱买下了当初做小工时自己造的房子,让妻子和一双儿女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
      回想七年前,自己一边做小工一边学习法律,老婆住院生下了儿子,岳母帮他付了住院费。在一直光顾的猪肉汤餐馆,老板娘顺爱(金英爱
饰)让宋佑硕把上个月的饭钱结了,他趁顺爱走开之际撒腿就跑,用剩下的钱把法律书赎了回来。宋佑硕来到猪肉汤餐馆要向顺爱还钱,顺爱不仅不收还免除了他本次的费用,只要他以后常光顾就好。此后宋佑硕带着助理经常去猪肉汤餐馆吃饭。当初嘲笑他的律师纷纷效仿宋佑硕,于是他转行做了税务专业律师。发达的宋佑硕买了划艇,想要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。
      20世纪80年代,韩国民主化斗争愈演愈烈。顺爱的儿子朴镇宇(任时完
饰)失踪了一个月后,顺爱接到了庭审通知书,她找到宋佑硕帮忙。原来发生了釜读联事件,朴镇宇被认为是赤色分子被抓。前往探视的宋佑硕看到遍体鳞伤的镇宇,感到震惊。受顺爱的请托,宋佑硕在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后,决定为镇宇做无罪辩护。
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辩护,宋佑硕推掉了利润丰厚的海东建设的案子,自己的事务所涉嫌偷税被查、家里人遭到威胁,但他义无反顾,不过最终还是输掉了官司。朴镇宇被判3年,不过在法官的请求下,检察官以不上诉为条件同意2年后可以假释。
      1987年,为了成就民主主义,宋佑硕组织了朴宗哲的追悼集会,被政府镇压,他被捕。在庭审中,宋佑硕因广泛违反了关于集会与示威的法律而被提起公诉。但这次,他不再孤单,全釜山142名律师中有99名成为了他的辩护人。
       “绝对不要放弃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像夜店小弟一样发传单丢律师脸没教养的宋佑硕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你还真相信电视里说的这些鬼话啊?现在最不靠谱的技师电视节目,还有报纸。”“电视报纸都不信的话,难道要我信街坊大妈们说的那些八卦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以卵击石是没用的。”“即使岩石再硬也是死的,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。岩石最终会碎成细沙,而鸡蛋终究会孵化越过岩石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国安法事件的本质是量刑的斗争,不是嫌疑人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这审判不是判朴镇宇是否有犯罪的事实,而是对于公权力捏造出来的事件审判。”
       “那些利用暴力把政权拿到手的人,跟他们讲美国式的民主主义,他们能听吗?那帮人不是用对话能沟通的,只能用武力推下台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因为国民不富裕就不能受法律保护,不能享受民主主义,这种说法我无法接受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想让我的孩子们不要生活在因这种荒唐的事踩刹车的时代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今天起,是你把自己安稳的人生一脚踹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国家,证人所说的国家到底是什么?大韩民国宪法第一条第二项,大韩民国主权属于国民,所有的权力都由国民产生,国家即国民。但是证人毫无法律依据,一味强调国家安保,就把国家镇压践踏在脚下,证人所说的国家只是强制取得政权的一小部分。你是让善良无罪的国家生病的蛆虫,你是军事政权肮脏的帮手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追悼会只是为了悼念故人,本质上来说是安静平和的。如果连这样的追悼会都会害怕,你没想过那是被追悼会吓到而施加暴力的暴力份子的错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在这种市民无法行使自己法律权利的时候,作为法务人员,我更应该走在最前面,这才是真正的法务人员的义务。”
        宋佑硕作为一个普通人,他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继续赚着大钱过着富足的生活。他把自己安稳的人生一脚踹了去对抗无比强大的国家机器,正是出于法务人员的良知。他为了正义和民主奋不顾身,才有了影片最后一幕的感人场面。如果我们每个人都麻木不仁不为别人声张正义,那等到我们自己被击倒时谁又会来帮助我们自己呢?
       警官车东英,对朴镇宇刑讯逼供,对现场调查的宋佑硕一顿暴打,可以当庭作伪证,但听到国歌响起他立刻立正行礼。他也忠于国家,只是他心中的国家只是取得政权的一小部分人。
       陆军军医尹,出于自己的良心出庭作证,指出朴镇宇等人确实是被刑讯逼供,但却被部队作为逃兵被宪兵队执行军法,证言也被删除,多么地可悲可怜。
       殴打、水刑、电刑、像烤鸡一样吊起来、两天不许睡觉等各种拷问方式的刑讯逼供有没有不是问题,敢不敢承认有才是问题。
       在暴政下法律完全沦为服务于权力政府的存在,要追寻民主主义极其不易,很佩服韩国人正视民族历史的勇气。我们离上映这样的电影还有多久?
他们有改变国家的电影,我们有改变电影的国家。

“民主和市民运动,那都是资本中产阶级市民用武力得来的,问题是,我们国家的中产阶级想发起革命运动,国民所得起码要提高三倍。”

“因为国民不富裕就不能受法律保护,不能享受民主主义,这种说法我是无法接受的。”

“追悼会只是为了悼念故人,本质上来说是安静平和的,如果连这样的追悼会都会害怕,你没想过那是被追悼会都吓到施加暴力的暴力分子的错吗?”

“正因为是法务人员才会这样,在这种市民无法行使自己法律权利的时候,作为法务人员,我更应该走在最前面,这才是真正的法务人员的义务。”

这些“亡我之心不死”、“阴谋颠覆”的言论,比起那些“被历史经验一再证明了的”、“不言而喻”的道理,看起来总是这么容易让人接受,或许这就是我们害怕“蛊惑”的原因。

娱乐,只希望我们也能早日拍出这样的电影,无需基于历史,完全虚构,凭空捏造,也行。

说起来,良心宣誓是啥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